新華社高級記者李錦安家九間棚

2016-4-11 12:30| 發布者: 落花| 評論: 0

  安家九間棚,沂蒙接地氣

  新華社高級記者李錦的九間棚村書院開放紀實

  “沂蒙崮秀,名冠天下。進大峪溝,仰視云上絕壁,九間棚村,座落龍頂山崮上,四面懸崖,坡陡澗深,回腸九轉。上嶺方知平疇萬畝,森森連嶺,天地靜默,清謐淡然……”

  二十八年前,新華社記者李錦第一次來到九間棚,蹲點52天,寫出長篇調查《九柱擎天》,得到中央領導批示。至此,九間棚精神作為沂蒙精神宣傳的先聲在全國傳揚開來。在九間棚的發展中,得到了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和省市等各位黨委的鼓勵和支持。二十八年來,李錦心系九間棚,前后來了100多次,也寫過上百篇報道與論文。二十八年后,李錦將自己的家安在了九間棚,也把根扎在了九間棚。


  中山頂人家的橫幅,是李錦在九間棚的新居,新居坐落在谷上,綠樹環繞。


  李錦購買農家院落后建成的“李錦書院”。

  “根脈綿遠 ,深扎山中,民意真真,滋養吾身”。站在李錦的《龍頂山書院記》牌匾前,人們探尋一個老記者的心跡。


  李錦是我國著名記者,是我國第一個萬元戶的報道者。1982年鄧小平親自聽取匯報并認為他對農村問題“有發言權”。時任總書記胡耀邦號召全國新聞記者開展學習李錦深入農家田間炕頭調查研究的事跡。他的老師、新華社社長穆青親筆書寫“莊戶人家的好記者”。李錦曾任新華社西藏分社、山東分社副社長。退休后被聘任為中國企業報總編輯,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副會長。他在領導崗位上仍然深入群眾調查研究,每年要到九間棚村住一段時間。連續五屆沂蒙精神研討會,李錦都寫出長篇論文,為沂蒙精神鼓與呼。

  “吾實山中人,心早歸山中”。2015年7月,他決意在九間棚扎根,在山頂買下6間民居。將自己的全部藏書一百二十余箱,一萬五千余冊運到到九間棚安家。這些藏書,是李錦從1965年以來購買的,陪伴他半生,走遍全國。包括李錦撰寫的23部著作和幾百本手稿。其中有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姜春云為他寫的書名“蹲點”,他把一生珍愛藏于此地,“李錦書院”也將成為李錦與九間棚人共同讀書的場所。

  李錦的夫人李海萍是山東省社科聯的干部,2004年沂蒙精神研究會成立時當選為副會長。4月2日,夫婦倆從濟南自己開著車,帶著鍋碗瓢盆、油鹽醬醋、鋪蓋衣褥,攀上高山頂,在九間棚家中開火做飯,也意味著李錦書院開始正式面向大眾。

  時值清明節,花開正旺,萬人相聚龍頂山。每天,書院前人頭攢動,成為九間棚的一大景點。門口是原山東省委副書記高昌禮寫的“李錦書院”,很多人駐足在李錦寫的長賦《龍頂山書院記》牌匾前,或拍照留念,或抄寫文章。


  李錦,新華社高級記者。1989年10月,李錦住在九間棚村調查,與村支部書記劉嘉坤在一起。當時,李錦37歲,劉嘉坤35歲。


  李錦與劉嘉坤“不是兄弟,勝似兄弟“,經過風風雨雨,從三十多到六十多,李錦仍然為九間棚的發展出謀劃策,李錦說“九間棚就是我的事業”。

  “雖然地處偏遠,風景這邊獨好”

  清泉白石,永遠銘記李錦對山村的深情厚誼。

  32年前,李錦在中央黨校讀書時排隊買的兩瓶茅臺灑,一直沒舍得喝。26年前,李錦帶著酒和劉嘉坤到威海漁業公司送禮,為村里買魚,這是九間棚下山做成的第一筆買賣。27年前,劉嘉坤在平邑縣城創辦企業的時候,李錦幫助建了花崗石廠與雞場。接著李錦聯系了北京大學,劉嘉坤在厲以寧導師的幫助下拿到了北京大學《貧困山區脫貧致富之路探析研究課題》。近年來,在九間棚鄉村旅游業的發展上,李錦更是出謀劃策。凡是和九間棚有關的任何新聞、事件,他總是在第一時間做出回應,他自己先后寫了100多篇報道,有的得到高層批示。當時的臨沂地委發出決定,號召全區的共產黨學習新華社記者李錦深入群眾調查研究的事跡。胡錦濤聽取匯報后很感動,在夸獎李錦“會搞調查,會抓典型”時希望李錦堅持調查研究,繼續幫助九間棚發展。

  九間棚景區2016年梨花節開幕式上,李錦說“山有多高,花有多高;谷有多深,情有多深。從山上看,峪里的梨花就像一顆顆珍珠;從全國來看,我們九間棚就是一顆明亮的珍珠。現在,山東省把九間棚展覽館作為全省黨建重點工程;我們的金銀花到了新疆,得到了少數民族的歡迎;臨沂市市長專門到九間棚來解決困難,支持九間棚,九間棚的好消息像漫山遍野的梨花一樣鮮亮。九間棚企業遇到的困難,像這兩天的寒流一樣,寒流一過,就是百花齊放。我的書院建在了九間棚,就是要把根扎在這里,與這里的父老鄉親一起讀這些書,把九間棚建設的更好。習近平總書記講九間棚“雖然地處偏遠,風景這邊獨好”,九間棚的美景不止漫山遍野的梨花,還有艱苦奮斗,頑強拼搏,堅韌不拔,無私奉獻的九間棚精神。我要看到九間棚明天更美好,看到這面鮮艷的旗幟永遠飄揚”。

  李錦充滿真情的話,使人聽了掉淚。他講過話,場下群眾高聲喊“好”,把尊敬的目光投向這位64歲的老記者。

  李錦在山中一住就是7天,走訪20多個家庭,過上“雞鳴而起,吠止而眠”的日子。他現在是我國著名經濟學家,兼著8個大學的教授,每年接受媒體1000多次采訪。僅僅《李錦答記者問》,就一年出版一本,如他所言“上得天光,下接地氣,入山則讀書悟道,出筆亦引領乾坤”。7日他又匆匆趕回北京開會,村民們牽衣拉手相送。如他所言“冗員所羈,余累未盡,待異日,出廟堂,退江湖。得以自遂,與鄉人共讀,教化山村,善治一方”。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中国体彩竞彩足球混合过关 湖南幸运赛车视屏直播 体彩开奖 真斗地主平台 3d预测计划破解版 百赢棋牌作弊器 弥勒佛直播赚钱 黑龙江11选5开奖 今天双色球直播现场 浙江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跨度走势 打造的赚钱机器腾讯网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公告 新加坡快乐8怎么玩 新疆11选5走势图手机板 多乐彩开奖果查询江西 辉煌棋牌huihuangapp 3d组6期期必中技巧